我的信仰

April 11, 2010

全身趴在床上,体重压的感觉肺没有平时舒服。倒是今天白天刮起了大风,吸的浑身透彻。有鸟叫声,阵阵摆动的树枝和桃李湖的水波,夏天要来了。自己周围的事件都太生动了,累加后映射到心里的却是空洞。

晚上回寝室见到了一大撮人兴奋的人,传说马上要地震了。好家伙,震吧!我并不牢固地相信死亡厄运不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内心充满阳光。忘了以前是因为什么原因,顿时使我对神灵充满敬仰。谦卑,信任与崇拜是我的本能,倒是有人把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需求,我觉得这是笑话了。

鱼龙混杂的科学群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猥琐的很,善于修辞并表现的很拽。科学不是真理,是一定话语权下的处处假设,基于有限事件的不完全逻辑推测,遥想当年那DDT,哪里不是很科学?事件与学问种种,正确都是在一定广泛条件下束缚的,根本就不存在一个积极的全局的正确,有相对的,有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非科学犬儒主义,但这段插话确实是想说科学崇拜主义被修辞给欺骗了。相信科学,不许加入任何宗教,这个教义太隐蔽了!我还是做一个大自然虔诚的子民吧!在信仰上,没道理绝对是比条条是道更可爱,更亲切。一切事物都是按照自己的规律来运行的,科学也无法证伪你该死该活是天定的,但仅仅把这一规律看作是像牛大叔定律一样,那就狭隘了。

“同人于野”写过一篇博文:这个宇宙不是Matrix 很有意思,科学家的确需要相信宇宙不是智能设计的,但我们这个群体失落时,害怕时还需要一个强大的精神寄托。

Advertisements

实验化学的荣耀

January 2, 2010

实验与试验

“实验”与“试验”意思不同,我个人的理解,前者包含了点创新的意味,去做一些以前别人没有做过的东西。这里我把纵向的发现也勉强归到了创新的概念 里。尤其是具备完整规划的科学探索实验。后者主要是重复与检验,我们上学期间课本上所要求做的,大都属于这一类。

在网上见到中国社科院语言所词典室的杜翔这样解释

我们先看《现代汉语词典》中这两个词的释义:【实验】为了检验某种科学理论或假设而进行某种操作或从事某种活动。【试验】 为了察看某事的结果或某物 的性能而从事某种活动。

从《现汉》释义同时结合各自的语素意义可以看出:实验中被检验的是某种科学理论或假设,通过实践操作来进行;而试验中用来检验的是已经存在的事 物,是为了察看某事的结果或某物的性能,通过使用、试用来进行。

中科院化学所的王鸿飞研究员结合其个人经历,对二词有详尽的解释,全文见这里

所以,“试验”一般是为了确定某一具体的问题所做的事情;而“实验”一般是为了尝试确定某一系统的假设是否合理而做的事 情。前者可能属于比较常规的活动, 而后者才真有尝试新的和未知的东西的含义。

在一些常用的地方,人们也常常忽略了这些定义,或许是难以严格的界定,常用的,早已约定俗成了。见这 里

我觉得二者的最大区别在于,试验更多的是去尝试一个反应或者过程是否能够进行,更多的 是针对具体事物而言,因而有了“试验田”“试验品”“试验区”;而实验更多的是通过一系列的也包含着“试验性”的工作去“验证”一些较主观层面的东西,比 如“假说、推测、预测”等。在此区别的基础上,进一步的可以看出,试验多出现在技术性研究或发明中,而实验多为基础研究所用。

以上的这些说的都很详细,我检索到并将之引用,自己就不再多啰嗦了。这不是本篇的重点。

实验化学的工作

传说中这么一种说法,大意是:学物理的看不起学化学的,学化学的看不起学化工的。化学最根本的是实验,而基本理论乃是实验的根基。不知不觉的溯源, 发现化学的基本理论大都是物理的一个分支,却用不到物理里的深度。将之稍微形象的修正一下,就是化学的根基了。物理学家当然觉得你浅显。感触最深的当属热 力学、动力学和量子化学。曾在一个国内的量子化学论坛上见到一位可能是搞理论物理学的兄弟在叫嚣,说他(她)最看不惯搞量子化学的人成天张嘴闭嘴都是薛定 谔方程,根本不了的到底什么是薛定谔方程。在量化的坛子里冒出这样的家伙肯定得受到唾骂,最后也是不了了之。历史上,通常都是做理论的人获得了更大的荣 誉,尽管脏活累活最后一锤定音的活都是实验科学家干的。现在,慢慢地在我们的记忆里细数中学时代听说过的科学巨人吧!

理论上的创新相对于实验的创新很难,这回当然不能算那些填数据库类的工作。在一个固定的短时间里,我们则是更多的记住了实验化学家的名字。98年诺 贝尔化学奖的归属给长期从事计算化学的人些许安慰。我们万不能把理论化学家直接近似的看做Walter Kohn和John A. Pople等人所做的工作,要不然久远的Irving Langmuir等人会不高兴的,他们留给世人的财富也是理论!从目前的布局来看,实 验化学家占据了绝大多数,做的工作有合成孔状材料,绿色催化,磁性材料,反应动力学研究(理论与实验都有),合成天然产物等等。

本文是当初一时的兴起而写作,后来时间拖久了又没了兴致,不该终了,却结了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