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10

我的信仰

April 11, 2010

全身趴在床上,体重压的感觉肺没有平时舒服。倒是今天白天刮起了大风,吸的浑身透彻。有鸟叫声,阵阵摆动的树枝和桃李湖的水波,夏天要来了。自己周围的事件都太生动了,累加后映射到心里的却是空洞。

晚上回寝室见到了一大撮人兴奋的人,传说马上要地震了。好家伙,震吧!我并不牢固地相信死亡厄运不会降临到自己的头上,内心充满阳光。忘了以前是因为什么原因,顿时使我对神灵充满敬仰。谦卑,信任与崇拜是我的本能,倒是有人把信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作为需求,我觉得这是笑话了。

鱼龙混杂的科学群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猥琐的很,善于修辞并表现的很拽。科学不是真理,是一定话语权下的处处假设,基于有限事件的不完全逻辑推测,遥想当年那DDT,哪里不是很科学?事件与学问种种,正确都是在一定广泛条件下束缚的,根本就不存在一个积极的全局的正确,有相对的,有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我非科学犬儒主义,但这段插话确实是想说科学崇拜主义被修辞给欺骗了。相信科学,不许加入任何宗教,这个教义太隐蔽了!我还是做一个大自然虔诚的子民吧!在信仰上,没道理绝对是比条条是道更可爱,更亲切。一切事物都是按照自己的规律来运行的,科学也无法证伪你该死该活是天定的,但仅仅把这一规律看作是像牛大叔定律一样,那就狭隘了。

“同人于野”写过一篇博文:这个宇宙不是Matrix 很有意思,科学家的确需要相信宇宙不是智能设计的,但我们这个群体失落时,害怕时还需要一个强大的精神寄托。

Advertisements